首   页 关于学会 战略联盟 会员企业 政策导向 合作信息 贵金属专委会 联系我们   
资讯信息
 
   金融动态  
   公告  
   会员动态  
   学会活动  
   学会快报  
   金融行情  
   研修培训  
   培育基地  
   服务中心  
   国际交往  
   学术研究  
   工作回顾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信息 > 学术研究  
 
 
利率市场化的国际借鉴
 
    利率市场化,是指金融商品在金融市场的利率水平由市场供求决定,包括利率决定、利率传导、利率结构和利率管理的市场化等。中国利率市场化改革起步并不晚。1996年,就已提出了先放开货币市场利率和债券市场利率,再逐步推进存、贷款利率市场化的分步走策略。1999年底已实现了银行间利率、国债和政策性金融债发行利率的市场化,扩大了金融机构人民币贷款利率浮动区间。现阶段我国已经取消了金融机构贷款利率的下限,由金融机构根据商业原则自主确定贷款利率水平。这标示着中国的利率市场化改革正式进入最后的攻坚战。
  目前,我国利率体系是由管制利率和市场利率混合组成的。一方面,央行在存贷款利率的决定中起主导作用,规定存款和贷款利率的上限与下限,实行利率管控。这种管控带来的问题是,存款利率上限的限制使得金融机构不能有效地把社会闲散资金吸收进来,同时,由于贷款利率低,造成资金供求的不平衡。另一方面,货币市场与债券市场的利率由市场自由决定。这种利率双轨制割裂了金融市场的统一性,使货币政策的传导受阻,利率工具难以覆盖全部金融市场。
  纵观各国的利率市场化进程,一般分为两种类型。一类是渐进式市场化,如美国、日本、韩国等,市场化都持续15年以上。另一类是激进式市场化,如阿根廷、智利、乌拉圭等,市场化过程短,一举实现,时间长的也不到2年。
    美国的利率市场化改革从1970年到1986年持续了16年。美国在大萧条后出台了一系列法案对银行业进行严格管制,如著名的“Q条例”禁止商业银行对活期存款支付利息,并对储蓄存款和定期存款规定最高利率限制。为规避管制,银行业不断推出各种新的金融工具和业务,导致美国的利率管制形同虚设。1970年6月,美联储首先将10万美元以上、3个月以内的短期定期存款利率市场化,后又将90天以上的大额存款利率的管制予以取消。1980年3月,美国颁布《废止对存款机构管制与货币控制法》,利率市场化改革法制化。在1980-1986年间,从大额定期存款开始,向小额定期存款、储蓄存款逐步推进,解除了对存款利率的管制,实现利率的市场化。
  日本的利率市场化改革花了17年时间才完成。日本的利率市场化始于1977年,采取渐进改革的方式,从国债利率市场化开始,逐渐推进到银行间和存贷款市场。1977年,放宽对金融机构所持国债的管制,允许商业银行承购的国债自由上市流通。1978年日本银行允许银行拆借利率的市场化,1979年批准商业银行可发行利率不受限制的大额可转让存单。1984年日本大藏省发表了《金融自由化与日元国际化的现状及展望》。1991年7月日本银行停止利率窗口指导,1994年定期存款和活期存款利率实现市场化。
  韩国的利率市场化改革历时16年。从1981年开始,韩国中央银行不再限制商业票据的贴现率,用贷款利率的浮动幅度代替贷款利率上限,允许银行根据借款者的信用等级收取不同的利率。在存款利率方面,准许银行在规定的利率最高限内,根据期限确定存款利率。1982年,降低了一般贷款与优惠贷款之间的利差,取消了政策性贷款的优惠利率;1984年,允许银行对信贷风险进行分类,用利率的波动幅度代替贷款的利率上限;1988年,韩国开始允许商业银行和地方银行参照中央银行的再贴现率自行决定利率水平,向利率市场化迈出了一大步。1989年韩国经济增速放慢、通货膨胀加剧、国际收支恶化,中央银行又恢复窗口指导,对存贷款利率实行管制。1991年韩国开始实行第二轮利率市场化改革。按照从非银行机构到银行机构,从贷款到存款,从长期到短期,从大额到小额的顺序,逐步扩大利率市场化范围。到1997年,韩国基本完成利率市场化进程。
  阿根廷是南美率先推行利率市场化的国家。1971年2月,阿根廷就开始了部分利率市场化的尝试,但不到一年便夭折。1975年,在恶性通货膨胀的压力下,阿根廷第二次启动金融改革,再度推行利率市场化,除储蓄存款利率上限仍定在40%外,取消了其他利率管制措施。1977年6月全部放开管制利率,在不到两年的时间里完成利率的市场化。改革实施后,阿根廷国内利率迅速上升,阿根廷1981年存款平均利率高达52%。国内资金利率高企,资金需求者转向利率较低的国际金融市场借贷,导致外债膨胀。
  智利从1974年5月开始放松利率管制,当年11月取消了所有存款利率的管制,1975年4月取消了所有利率管制,前后不到一年,改革的激进程度可见一斑。智利在1976-1982年期间经历了一个利率“超调”时期,银行大量破产,中央银行一度重新公布指导性利率,等于宣布第一轮自由化改革暂时废止。随后,政府对银行进行重组,1981年后不再公布指导性利率,转而通过公开市场操作来影响国内利率水平。
  乌拉圭的利率改革进程同样也很短。1974年9月,乌拉圭提高了对存款和贷款施加的法定利率上限;到1977年,上限管理完全放开,1978年取消了对进入银行系统的控制,同时取消了对银行存贷款利率的管制。
  从国外利率市场化改革的经验以及教训来看,中国在推进利率市场化进程中需要注意以下几点:
  渐进式利率市场化可以边发现问题边解决问题。利率市场化需要立法、市场、监管等手段的配套进行,不需要追求速度。宏观调控能力是放权的必要条件,如对风险的补救能力等。
  微观金融基础是制约利率市场化进程的主要因素,利率市场化需要利率市场的功能健全。培育好金融市场,健全金融机构后放开利率风险较小,此外还需健全法律体系、披露充分信息、建立信用系统、完善监管机构等。
  建立有效的监管体系,以适应法制条件下的利率市场化。在放开利率、金融自由化的过程中,要同时健全金融市场化的法律和监管标准,这样才能保证利率市场化的有序、顺利推进。
                                                        作者:阮加
                                                                  来源:《光明日报》
 
您是第 4224940  位访问本站的用户    
版权所有:浙江省国际金融学会 © 2012 浙ICP备12006373号    设计制作:乐邦科技

浙公网安备 330106020015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