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关于学会 战略联盟 会员企业 政策导向 合作信息 贵金属专委会 联系我们   
资讯信息
 
   金融动态  
   公告  
   会员动态  
   学会活动  
   学会快报  
   金融行情  
   研修培训  
   培育基地  
   服务中心  
   国际交往  
   学术研究  
   工作回顾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信息 > 金融动态  
 

 

9月28日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与非OPEC产油国将在阿尔及利亚首都阿尔及尔举行非正式会谈,商讨支持油市的举措。然而,伊朗9月27日拒绝了沙特阿拉伯提出的建议,即伊朗限制石油产量以换取沙特减产,从而粉碎了市场对这两个主要OPEC产油国本周达成妥协、以缓解全球原油供应过剩局面的期望。

那么问题究竟是出在哪儿?沙特本周初曾提出建议,希望伊朗能将原油产量冻结在每日360万桶,而自己也将削减产量作为回报,但伊朗则坚持要把产量目标定在每日约420万桶。正是这60万桶的分歧,导致沙特与伊朗本次的协商以失败告终。

这两个国家的产量分歧甚至超过另一个OPEC成员国厄瓜多尔的原油日产量,显示出该组织要想放弃2014年实施的不限产政策将会多么艰难。

虽然目前沙特和伊朗比过去两年任何时候都更加接近于达成协议,随着OPEC将于11月份在维也纳举行正式会议,两国只剩两个月时间去解决一个每天60万桶的限产分歧,以避免原油市场明年继续遭受供应过剩的困扰,

沙特能源部长法力赫(Khalid al-Falih)表示,“尽管OPEC产油国在观点上的分歧正在缩小,但周三不会达成冻产协议。”

他称,“目前的争论主要集中在伊朗、利比亚和尼日利亚的产量水平上。应该允许伊朗、利比亚和尼日利亚产量达到近期历史最高水平。”他并称,一旦就伊朗、利比亚和尼日利亚产量达成一致,将开始冻产。

同时,法力赫补充道,“OPEC可能在11月前达成一致,并在今年稍后的会议上达成冻产协议。但他也强调,“油市现在‘体质健康’,目前没有必要进行大规模的调整,或者说,大幅减产。”

另一方面,伊朗石油部长尚甘尼(Bijan Zanganeh)周二也表示,目前还未到做出决定的时候。他提及将在11月30日于维也纳举行的OPEC峰会,并表示“将尝试在11月达成一致”。

2014年,OPEC决定不对各国原油产量进行限制,结果是动荡了石油市场、震惊了投资者、石油企业和整体经济。这种震撼余威犹在,国际能源署和高盛预计,如果OPEC不采取行动,石油市场状况还会恶化。

问题的核心不是当前的原油产量水平,而是中东地区的政治与各国的面子。正是政治和面子问题,在过去几十年让各国之间分配产量指标成为OPEC最棘手的问题。以前,OPEC往往需要好几个月的幕后外交斡旋,才能解开之前打下的结。

伦敦咨询公司Energy Aspects Ltd.的Amrita Sen表示,“这次各方达成某种协同的动机肯定更强,所以,即使在阿尔及尔没有具体协议,但不会就此而止;11月30日维也纳OPEC会议上进行进一步磋商和达成协议的大门依然敞开。”

沙特和伊朗是否能够缩小分歧,将决定2017年的石油市场和石油行业命运,其重要性不言而喻。国际能源署(IEA)署长比罗尔(Fatih Birol)称,原油市场供过于求的局面将持续到明年底。

比罗尔表示,“鉴于缺乏重大干预,我们不认为原油市场在2017年稍晚前能重新达到平衡。”

华尔街上最大的大宗商品市场参与者高盛集团(Goldman Sachs)也火上浇油,在向客户发布报告称,近期石油市场供需局面比先前预料的更疲软。该行将第四季度油价预期从50美元/桶下调至43美元/桶。

 
您是第 4220077  位访问本站的用户    
版权所有:浙江省国际金融学会 © 2012 浙ICP备12006373号    设计制作:乐邦科技

浙公网安备 330106020015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