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关于学会 战略联盟 会员企业 政策导向 合作信息 贵金属专委会 联系我们   
资讯信息
 
   金融动态  
   公告  
   会员动态  
   学会活动  
   学会快报  
   金融行情  
   研修培训  
   培育基地  
   服务中心  
   国际交往  
   学术研究  
   工作回顾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信息 > 学术研究  
 
日本经济09/10年度萎缩
 
    日本政府公布,10月第三产业活动指数较上月上扬0.4%,高于市场预估的下滑0.2%。第三产业指数是衡量服务业活动的重要指标。日本央行短观调查显示,日本企业信心大幅下滑至近七年来最悲观水平,因全球经济面临数十年来最严重景气下滑,外界益发忧心日本经济将进入长期深度衰退。以下为日本央行一名官员简报的重点摘要:
--大型制造业景气判断指数连续第五季下滑,跌至近七年低点负24,较9月调查下跌21点,为历来跌幅次高纪录;
    --大型服务业景气判断指数连续第六季下跌,跌至负9,齐平2003年12月触及的低点;
    --大型制造业预估本会计年度资本支出减少0.2%,为2002年12月短观预估减少6.8%以来,同季短观最低迷数字;
    --大型制造业预估本会计年度美元/日元平均汇率103.32,高于9月调查时预估的102.82,但美元/日元下半年度平均汇率预估下调至101.04;
    --大型制造业和服务业在明年3月止的会计年度内,经常性获利预计将下滑,为七年来首见;
    --所有企业聘雇景气判断指数转为正数,意味着更多企业认为员工人数过多,而非过少,为2004年9月以来首见;
    --大型制造业产能指数上升9点至正11,齐平2004年3月水平,意味着有更多企业有过剩产能;
    --大型及小型企业财务状况指数降至2003年3月以来最低水平;
    --金融机构对大型企业的放款态度降至负值,为1999年6月以来首见,这意味着有更多机构对放款采取严格立场;
    --大型企业商业本票发行情况指数自9月的正1跌至负20,为2003年12月开始此项调查以来最严峻的情况。
日本央行总裁白川方明表示,日本经济在明年4月1日起的年度内可能呈现萎缩。以下为白川方明接受专访时的谈话重点:
**日本经济**
直到最近,日本经济相对较未受到海外信贷市场动荡的冲击,但在雷曼兄弟破产后,情况突变;
我们强调我们的预测存在着超乎寻常的不确定性、风险因素或不确定性都相当大;
根据10月底公布的半年度预测,我们称日本经济预计将在下年度中期过后的某个时候缓步复苏;
    但自此之后,全球经济情况已改头换面,我认为2009年度经济可能转为下滑,我不会坚称某个确切的数字,因为存有太多不确定性;
这次的衰退是同步衰退,因此我认为日本经济步入的轨道和世界其他国家应该相去不远。
**货币政策**
在前次金融危机中,日本央行采取各种举措,而数年之后,美国联邦储备理事会(FED)等央行几乎也采取相同的举措;
    考虑到这次危机的属性,我希望强调维持金融市场稳定的重要性,这是极为重要的事;
    量化宽松包含两个要素:一是提供市场大量的流动性,二是承诺维持低利率(零),直到消费者物价年变动率持续为正;
    当金融体系脆弱、市况不稳时,储备的大量增加在维系金融体系稳定上能发挥作用,但在提振需求方面的作用没那么大,这是金融机构功能不彰的结果;
当经济开始复苏阶段,致力维持利率于极低档对提振需求有若干成效。
 **通货紧缩**
日本经济在温和通缩的情况下,经历了战后时间最长的复苏,我们必须严肃思考,日本何以能够在温和通缩之下享有时间最长的扩张;
 消费者物价指数(CPI)从1997年的高峰到2005年的谷底累计下跌不到3%;与此同时,房价累计跌幅则为60-80%;
日本经历的通缩在于资产价格,而非消费者物价的通货紧缩;
重要的是中长期的通胀预估,在大宗商品价格的转嫁下,消费者物价已攀升至2.4%;
    在过程当中,我们密切留意这会否因成本上扬进而引发第二轮效应,但幸运的是,这种情况并未出现;
    今后情势可能会逆转,消费者物价增长率可能会急跌,目前关键在于这会否引发第二轮效应,这意味着预期的通胀率可能下降,若果真如此,则会出现问题,我们当然正密切观察情势的发展;
过,此刻我们并未察觉到长期的通胀预估出现改变。
**汇率**
货币政策不只着重于汇率上,我们的立场是评估整体经济状况,我们不认为汇率效应是独立的因素,每件事都会影响到经济;
    我们必须通盘思考这轮衰退的属性,以及前轮扩张的本质,回顾过去,全球经济在2004到2007年间增长的速度非常快速;
    全球经济的增长率约为5%,这样的增长率会持续四年,而我们过去有很长一段时期没有经历过这样的增长率;
    在这个过程中,一般所定义的失衡状态就积累下来,如今则进入消除失衡状态的过程,而全球经济要花些时间来除去这样的过剩景况;
    决策者最重要的是避免调整却导致经济严重向下反转的情况,而一关键因素在于维持金融体系的稳定性;
作这样的讨论是不适切的,好像是说我们可以操纵或控制汇率水平,当然,货币政策会间接影响汇率,但没有一对一的对应关系;
到头来,汇率是由市场的力量决定。
 **信贷危机**
公共资金的投注是重建金融机构财务的重要举措,这是很有必要的,但这并非是神奇的药方;
    根据我们的经验,全球经济或美国经济需要消除过剩情况,当然各个国家确切的过剩情况大不相同,以日本为例,有三种过剩情况,产能、人力及企业债务;以今日的美国为例,房市过剩,家庭债务亦过高,我不知道过剩多少,总之,就是有出现“过剩”;
    如今有负面的效应,我无法给你精确的答案,重要的是要避免调整却导致经济严重向下反转的情况,在这样的认知下,我们已采取必要的举措;
    我不认为这次各国央行的财务扩张造就了通胀,我们努力去增加需求,因此我不认为这会造成通胀,问题在于,一旦经济开始复苏,全球各国央行是否可能从这些异常举措中退场;
    以日本来说,我们必须处理不良贷款问题,还要解决因人口逐渐减少所导致的潜在增长率滑落的问题,但这次,即使是全球经济走弱,我认为整体来看全球经济尚未丧失其增长潜力。
 
 
您是第 4221801  位访问本站的用户    
版权所有:浙江省国际金融学会 © 2012 浙ICP备12006373号    设计制作:乐邦科技

浙公网安备 330106020015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