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关于学会 战略联盟 会员企业 政策导向 合作信息 贵金属专委会 联系我们   
资讯信息
 
   金融动态  
   公告  
   会员动态  
   学会活动  
   学会快报  
   金融行情  
   研修培训  
   培育基地  
   服务中心  
   国际交往  
   学术研究  
   工作回顾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信息 > 学术研究  
 
美国经济仍在增长
    美国总统布什表示,美国经济仍在增长,尽管金融市况有不确定性,通过了“好的法案”会有助于经济加快复苏,我不是经济学家,但我确实相信美国经济在增长,但经济“没有按其应有的速度增长。”布什表示,房利美和房贷美必须能够继续提供贷款,这些抵押贷款机构应该继续为股东所有。他呼吁国会立即通过房屋法案,其中包括改革对于两大贷款机构的监管。美国总统布什表示,没有快速的解决办法可以令创纪录的高油价下滑,而美国的战略石油储备是为了应对供应紧急情况的,对创纪录的油价没有快速的解决办法,但如果国会通过增加美国产油的立法,会改变能源市场上有关未来石油供应的心理问题。布什还表示,油价高涨不能归咎于投机者,供应紧张和需求强劲推高了油价。
    美国财长保尔森表示,美国房屋金融巨擘房利美和房贷美可能对金融体系构成系统风险,需要一个更强的监管。保尔森向参议院金融委员会的证词陈述中,促请国会通过法案以改革对这两间政府支持企业的监管,包括进行一些修改,以向两间机构提供流动性和股本的临时政府后盾。保尔森说:“我们长久以来都认为,政府支持企业可能构成系统风险,我们和国会一起合作立法,设立一个政府支持企业的监管机构,赋予相应的权力,及和其他金融管理机构看齐,我们必须完成这个工作。”
    美国联邦储备理事会(FED)主席贝南克对参议院金融委员会就货币及经济政策发布半年度报告。以下为贝南克针对其证词回答问题时的摘要:
有关房市及油价所带来的经济不确定性:
我认为房市整体在一定程度上和油价一起构成了当前不确定性的核心。
有关营建及房价复苏前景:
我确信我们将开始看到房屋营建在今年稍晚或明年年初某个时候企稳,房价下跌的时间可能会更长,因我们仍有大量待售房屋,房价最终到底会达到一种怎样的平衡尚不确定,目前金融市场所面临的大量压力正是由这种不确定性所引发。
有关支持房利美及房贷美:
有关消除这一不确定性并加速经济复苏,我们所能做的最好的事情就是确保房市及抵押贷款金融市场尽可能平稳地运转,若能有清楚明白的迹象确认政府支持企业(GSE)将拥有他们所需的金融能力,且正如参议员谢尔比所强调的那样,存在一个能够保护金融系统并保护纳税人的强有力的监管者,我认为这两点一起将会非常具有建设性。
有关短期经济前景:
有些可能已经出现的情况--可能是经济激励计划或是其他因素--我们所期待的经济增长提前在第二季度出现了,第二季度的情况似乎要好于预期,鉴于经济动能在一定程度上被提前到了第二季度,我认为今年剩下的时间里或能保持增长,但肯定不会是强劲的增长。
有关美元疲势及其对油价带来的影响:
我的确赞同,我在我的证词里也这么说了。
应该注意到的是,美元自2002年以来的跌幅已经回吐了其在1990年代早期至2002年期间的涨幅,而且这是和我们的贸易逆差强度有关。
有关石油市场的投机行为:
存在投机行为,但投机交易在多数情况下是有正面作用,它能提供流动性并允许人们对冲他们的风险,投机提供了价格发现机制,并有助于根据未来的价格走势及其他,长时间配置石油可获得性。
有关美国是否进入技术性衰退:
有关衰退存在一个技术性定义,和就业、工业生产及其他方面有关,是一些经济学家通过事实总结出来的一个定义。
我不知道他们是否会根据这些技术定义来断定说,我们已经进入了衰退,或没有进入衰退,
但我完全同意,不管是不是技术性衰退,财富下滑、就业市场疲弱、食品和能源价格上涨、房屋止赎、信贷紧缩....所有这些方面一起,给美国家庭带来了巨大的压力,并且能够解释为什么消费者信心这么低。
人们很忧虑。
即便是我们并没有处在技术性衰退中,我当然也不会断言称,这就不是什么严重的情况,我希望强调的是,联储所做的一切是希望能改善美国人民的平均福利水平。
有关援助华尔街而非美国社会:
有关贝尔斯登、房利美和房贷美以及金融系统我们所采取行动,整体来看都是基于我们这样一种观点,即金融稳定对于经济稳定来说至关重要,我只是不能接受将援助华尔街和援助美国社会彼此分开,我们所采取的行动都是希望帮助整体经济。
 有关是否需要第二套经济激励方案:
有关第二套经济激励计划,我自己的感觉是,我们仍在试图评估第一轮激励计划的效果,目前看上去似乎能起到帮助作用,但可能仍需要更多的时间我们才能完全确认到底在多大程度上可能需要更多的激励计划,或是不再需要。
有关联储是否应取代联邦房地产企业监管办公室(OFHEO):
不,联储应与OFHEO建立一种磋商、讨论及信息交换的关系,这才是最有价值的事。
有关对GSE的干预谁才是带头决策者:
若是有潜在的财政含意的政策,由财政部门来做决定要好得多,所以我认为由财政部通过和国会磋商,而非联储主席来做决定是非常合适的。
    美国旧金山联邦储备银行总裁叶伦表示,一轮严竣的美国房屋提前止赎风险在一些社区引发一轮楼价下跌,且美国联邦储备理事会视这为一个紧急的问题,按揭拖欠的迅速增加已明显产生负面的连锁反应,楼价最近跌幅的一大部分是‘反映数年前相对基本面楼价大幅上升后的一次重整’。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表示,今日稍后将发布紧急令,限制作空房利美和房贷美等大金融企业。新规例要求任何作空的市场人士在作空完成前借入证券,且在结算当日交割证券。
    美国民主党参议员兼参议院金融委员会主席多德表示,他会在本周结束前对受困的美国按揭机构采取行动。他说:“我想在本周完结前把一些事办好,我们希望重振信心。”在美国财政部长保尔森及美国联邦储备理事会(FED)主席贝南克在国会回答关于收购房利美和房贷美的事宜后不久,多德传递的讯息给人感觉事态紧迫。据纽约时报报导,花旗集团财务长Gary Crittenden表示,该行的获利情况可能还需两到三年才会改善。据Reuters Estimates,分析师预计花旗周五将公布第二季度每股亏损0.60美元,相当于亏损逾30亿美元,花旗此前两季的亏损接近150亿美元。自2007年中期以来,花旗遭受的资产减记和信贷损失已经超过460亿美元,这些亏损均与次级抵押贷款、复杂债务、消费者信贷和债券保险商风险敞口有关。该行在此期间亦筹集了逾400亿美元的资本金。
    美国劳工部公布,美国6月生产者物价指数(PPI)较上月增长1.8%(路透调查预估为增长1.3%),5月为上涨1.4%;6月核心PPI较上月增长0.2%(市场预期为上升0.3%),5月为上升0.2%。美国6月生产者物价指数(PPI)较前月增长1.8%,增幅远大于预期,但核心PPI仅微升0.2%。劳工部亦表示,PPI年率为上升9.2%,为1981年6月以来最大,当时为上升10.4%;核心PPI较前月上升0.2%,增幅与5月相同,原预期增长0.3%,较上年同期增幅为3.0%。美国商务部同时公布的报告显示,6月零售销售增幅为0.1%,逊于预期,因汽车销售创下两年多来最大跌幅,6月汽车和零部件销售下滑3.3%,为2006年2月以来最大月度跌幅,较上年同期暴跌9.5%,扣除汽车的6月零售销售增长0.8%,亦低于预估值1.0%,扣除汽车、营建供应以及汽油的零售销售增长0.4%;同时,纽约联邦储备银行周二公布,纽约联邦储备银行制造业指数连续第三个月收缩,尽管下降速度不如6月严重,纽约联邦储备银行制造业指数7月为负4.92(预估值为负8),6月为负8.68。
评论:
    RBC CAPITAL MARKETS固定收益策略师T.J. MARTA:
如果剔除食品,零售销售仅上升0.1%,我们期待退税发挥作用,但数据令人失望,它显示消费者缩减支出,
PPI数据同样不怎么样,这对于贝南克稍后发表的讲话意味着什么?显然他必须谈论通胀风险,我们心中的大问题是,他是否仍然认为‘增长风险减弱’,美联储不仅是在两条战线作战,而是在三条战线上作战,考虑到面临全球金融崩溃的巨大风险,他们确实难以讨论升息。
德利佳华证券分析师DANA SAPORTA:
PPI年率触及1981年以来最高值,这显然反映出通胀压力的加剧,这也将让贝南克今日在国会发表证词时遭遇艰难处境。
美联储已经深陷金融动荡中,不过尽管整体PPI表现不佳,但联储仍无法采取升息措施,联储目前只能维持利率不变。
汽车销量大幅下滑,但被汽油价格的跳涨所抵消,总体来看,如果没实施退税政策,数据还会比这疲弱得多,我们真正担心的是,在楼市和就业市场持续低迷的情况下,消费者第四季度可能大幅缩减支出。
FOREX.COM首席外汇分析师BRIAN DOLAN:
扣除汽油的零售销售数据较预期略为疲软,由于退税支票的影响,零售数据的可靠性原本就打了折扣,目前市场交易并不是真正基于基本面,而是在很大程度上受到恐慌情绪的影响,美元兑欧元跌至纪录新低, 美元兑其它货币也全线走软。
    市场反应:
    债市:美国指标10年期公债收益率几近持稳于3.82%;
    股市:美国标准普尔500股指期货亦几近持平,报约1214;
汇市:欧元兑美元在1.5986附近交投,稍早在海外市场曾攀升至1.60美元左右的新
高;同时美元兑日元在104.61日元附近交投。
    美国纽约联邦储备银行公布,纽约联邦储备银行制造业指数7月为负4.92(预估值为负8),6月为负8.68。
据公布的调查显示,7月美国消费者信心持平于历史低点,因汽油价格上涨继续打压美国经济前景。Investor"s Business Daily和TechnoMetrica Market Intelligence联合声明称,7月IBD/TIPP经济乐观指数持平于37.4的历史低点,较该指数的历史均值低14.5点或28%,该指数若低于50说明消费者态度悲观;接受调查的受访者无一对经济前景做出乐观预测,此项调查在7月初进行,受访者为逾900名成年人,误差在正负3.1个百分点之间。
 
您是第 4226266  位访问本站的用户    
版权所有:浙江省国际金融学会 © 2012 浙ICP备12006373号    设计制作:乐邦科技

浙公网安备 330106020015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