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关于学会 战略联盟 会员企业 政策导向 合作信息 贵金属专委会 联系我们   
资讯信息
 
   金融动态  
   公告  
   会员动态  
   学会活动  
   学会快报  
   金融行情  
   研修培训  
   培育基地  
   服务中心  
   国际交往  
   学术研究  
   工作回顾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信息 > 学术研究  
 
当前金融市场美元兑主要货币出现新的调整趋势,其中美元兑欧元和日元汇率呈现一涨一跌的逆向态势,美元对欧元汇率在1.30-1.31美元之间,但基本点形成与日元反向运行;如周一美元兑欧元汇率从上周末的1.3192美元走高为1.3093美元,而美元兑日元汇率则从121.03日元走低为115.66日元;周二美元兑欧元汇率走跌为1.3125美元,美元兑日元汇率则走升为116.50日元。其次是美元兑欧元和英镑汇率则是反向运行,欧元基本点在1.30美元以上,而英镑汇率则持续走低为1.92美元,英镑与主要货币兑美元上扬明显背道而驰。另外美元兑瑞郎汇率则基本稳定在1.22瑞郎水平,瑞郎上升趋势近期表现突出。美元兑加元和其他货币随从调整,上下各异,新西兰元受到再度加息的提振,新西兰元汇率上涨突出,亚洲主要货币也再度呈现上升态势,包括我国人民币汇率都再创新高,整体外汇市场局面浑浊、复杂性扩大。而全球股票市场在经过急剧调整之后也处于恢复状态,股市价格小幅度上涨是基本态势,但是美元资产依然保持稳固,并加大策略与技术协调。
 
当前国际金融市场货币价格趋势依然受到利率与经济的影响,但技术以及策略因素继续成为主导价格的主要因素。而从短期或中长期政策与经济角度看,美元短期波折性性突出,而经济实质稳固性继续,只是美元政策与策略层面更加突出“炒作”,给予市场预期心理带来混乱依然雷同2006年的市场情况。从欧元区角度看,欧元恰好与美元状况反向,欧元短期经济指标带来信心上升,但中长期的困难,特别是矛盾因素突出,欧元利率、汇率与经济三者不和谐十分明显,并逐渐扩大,但市场炒作短期信心支持,忽略长期背景问题,欧元经济金融风险前景不言而喻。日元则处于上述两者之间,既有自身主观调整的需要,包括特殊财年季度需求引起的日元价格必然调整的背景,财年决算需求的日元资金回流提前释放引起日元价格波折,也有美欧之间博弈的“缓冲器”作用需求,特别是与美国利益和发展方向的需求,引起日元利率、汇率与经济乃至政策需求“迎合”美元。因此,今年外汇市场价格波折含有更为深刻或长远利益的因素,并非简单价格变数,需要深入研究与跟踪,价格背后的因素不仅力量扩大,而且影响将更为突出。
 
1、加息经济环境迷失。欧洲央行上周四如市场普遍预期的结果,其宣布欧元指标利率上调25个基点至3.75%,这是2001年11月以来,欧元利率相对较高的水准,而本轮加息周期始于2005年12月,到目前为止欧洲央行加息7次。欧洲央行此次加息的依据主要在于,欧元区有迹象显示欧元区经济增长依然稳健,央行突出“高度警惕”通货膨胀风险而采取这样的举措。欧洲央行将2007年欧元区通货膨胀率预估区间中点下移至1.8%,调高2008年通货膨胀率预估区间中点至2.0%,这暗示未来欧洲央行将继续收紧货币政策。同时欧洲央行还上调了欧元区经济增长率预估,因油价回落,且2006年第四季经济展现强劲动能,欧元区2007年的经济增长可望达到2.1-2.9%,均衡水平在2.5%,2008年经济增长将为1.9-2.9%,均衡水平在2.4%;而此前3个月时,欧洲央行对2007-2008年经济增长率估值分别为2.2%和2.3%。因此,欧洲央行行长特里谢表示,欧洲央行的货币政策“偏于宽松”,欧洲央行将继续非常密切地监控一切通货膨胀动向,欧洲央行仍应采取坚决和及时的举措来确保物价稳定,利率有继续上升的可能。
 
从欧元经济层面看利率似乎有加息的空间,特别是上周发布的欧元区2006年第四季度经济增长修正值较第三季度增长 0.9%,与初步数据持平,欧元区各国中,德国(较第三季度增长0.9%)以及意大利(较第三季度增长1.1%)第四季度经济增长修正值涨幅居前;欧元区2006年经济增长为2.7%,远高于2005年GDP增长1.4%的水平,而欧元区贸易数据为经济增长的主要推动因素,欧元区第四季度内需也表现强劲,第四季度投资较上季度增长1.2%;欧盟预期,欧元区2007年第一季度GDP增长在 0.4%-0.8%区间, 第二季度增长在0.5-0.9%之间,这些表明欧元区各国经济增长的基本趋势,也增强欧盟以及欧洲央行对欧元区经济增长的乐观前景。但是欧元区经济与自身历史相比依然处于脆弱、乏力状态,并非市场以及欧洲自身如此乐观,加息结果必然约束这种经济增长,并给予欧元汇率带来困惑,一方面经济基础需要欧元弱势,维持经济增长,另一方面欧元利率上升有所推高欧元,制约经济稳定或增长破坏经济结构进一步扭曲。此外,欧元波折超出欧元经济与政策需求,外部主导影响突出,直接因素在美国,利率脱离经济,顺从与追逐美国突出,并不利于欧元自身作用与价值体现。
2、加息政策对应争议。从欧洲央行加息之后的各方反应看依然存有分歧见解。首先欧元集团主席贾克尔表示,欧洲央行加息25个基点至3.75%不会损及欧元区经济复苏,欧元区曾经有过利率更高的时期,而欧元区财长一而再、再而三的评论欧洲央行的决策是不对的,货币政策应由欧洲央行决定,而非政治家。特里谢上个月曾表示,欧元区利率处于低位,对经济有促进作用,当时他表示央行官员将对通货膨胀保持高度警惕,进一步暗示加息预期。而欧洲央行自2005年12月开始加息以来,每次加息前都会发出“警惕”的警告。但是欧洲工会联合会在欧洲央行例会之前周三则警告,欧洲央行进一步加息恐损及欧元区经济,强调薪资增长并未加剧通货膨胀;其在声明中指出,“欧洲工会联合会向欧洲央行警告,薪资增长远未构成通货膨胀的压力,不应将任何薪资上升与拉动通货膨胀的薪资上涨相混淆;”经济需要更高的薪资增长以支持家庭消费,并将短期出口和投资带动的经济复苏转变为长期的自我支持型增长,即便失业率降至8%以下,劳动力瓶颈仍有限,另一方面存在着可观的熟练劳动力储备,长期内可通过结构性改革来扩大可用劳动力储备,避免失业下降过程中出现通货膨胀性薪资上涨。德国执政党社会民主党议员Joachim Poss也表示,周四欧央行的加息行为是不必要的,欧元区过去6个月的物价均低于2%,欧央行冒着经济增长风险也将通货膨胀定为政策目标,这种做法并不正确;欧央行加息将推高贷款成本,同时向美元施压;他指出由于欧央行的利率政策与经济增长之间并未展现出积极的一面,加息对策受到质疑。
 
其次欧洲央行对于通货膨胀水准的把握在欧元运行过程中应该说大多数是“失败”的,理由表象在于欧元通货膨胀水准在欧元运行将近7年中,大多数时间里超出欧洲央行界定的2%之上,而欧元区经济基本可以承受并保持相对稳定,即便美元利率超低至1%时,欧元利率依然维持与通货膨胀界定指标相同的2%的水平。因此,如果单用通货膨胀指标判断欧元利率应该维持稳定,何况欧元区近期利率水平自2006年9月以来一直符合欧洲央行保持物价稳定的目标,这使得一些工会质疑未来是否有必要进一步加息,目前区内通货膨胀率处在1.8%;欧洲央行加息应对目标已经迷失,加息的随从美国更为突出,但其伤害的将是欧元区经济。
 
3、加息反差对比误蒙。从欧元利率竞争角度,主要对手是美国,而战略与策略、技术干扰在日元,进而使得欧元利率掌控面临复杂的外部环境。首先从美国看,美联储上周三发布的经济褐皮书显示复杂的美国经济态势,一方面2月后期部分地区经济增长出现放缓,且尽管就业市场紧俏,但物价压力大致未发生变化,另一方面经济褐皮书指出,多数地区物价压力几无改变,几乎所有地区房屋市场仍疲弱,但部分地区出现回稳迹象,制造业大多持稳或扩张,但与房市有关的企业活动迟滞,两组数据给予美国经济不确定判断扩大,经济前景有忧虑,也有支持。同时美联储还公布了1月消费者信贷较上年同期增长3.2%,为64.4亿美元,达到2.41万亿美元,12月则修正为增长2.5%,或50.1亿美元,前值为60.1亿美元。而美国抵押贷款银行协会(MBA)公布的 3月2日止当周经季节调整后的抵押贷款申请活动指数上升7.3%,至671.6,更多人希望对房屋贷款进行再融资,显示美国经济依然有活力。另据民间就业服务机构ADP Employer Services发布,2月美国民间部门就业人口可能增加了5.7万人,1月修正后为增加12.1万,美国就业状况已经明显改善。因此,美国芝加哥联邦储备银行总裁墨斯克表示, 即便近期公布的经济数据较为疲弱,不排除再次加息压低通货膨胀的可能,而这种观点具有相对普遍性。墨斯克还指出,美国房市放缓的程度仍是一个关键问题,近期数据显示通货膨胀风险犹存,房市疲弱波及经济其他领域的风险看来不大。虽然近期美联储前主席格林斯潘提示2007年年底美国经济衰退话题,但从实际看,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甚至有些耸耳听闻,引起市场价格恐慌的技术因素突出。制造的“麻烦”在于美联储利率掌控,考验的是伯南克的驾驭能力,其针对性或“深刻内涵”十分清楚了。
 
而从美国与欧元区的对比看,英国《金融时报》有一篇值得关注的报道,泛欧商业游说团体欧洲商会3月5日发布的一份研究报告显示,欧盟目前的经济发展程度仅相当于美国20多年以前的水平;该报告所列举的几项指标为:人均GDP美国在1985年就达到欧盟目前水平;就业率美国1978年达到欧盟目前就业率;研发投资水平欧盟目前仅为美国1978年水平;生产率水平美国1989年达到欧盟目前的水平;因此尽管2006年欧盟增长率大幅提高,经济改革步伐加快,但其经济影响力和经济实质力量仍远远低于美国。因此,从欧洲央行加息应对国内外经济看,这种举措或利率水平的把握似乎有所伤及与分化欧元区的经济,包括国家之间差别的扩大,更包括英镑远远分离欧元区的现实。
 
从日元角度看,利差因素带来两种货币炒作性上升,而日元已经拥有或积淀的经济力量将会有利于日本经济,而不利于欧元区经济,这一点欧洲已经看清楚,但在市场力量与技术因素层面缺乏,日元、欧元或美元较量中,美元主动、欧元被动与日元调节性难以改变。
 
预计短期欧元将会出现相对稳定后较大的调整,汇率水平波动将突出兑美元的贬值和兑日元的升值,价格区间将在129-1.30美元和153-158日元,欧元价格方向较为浑浊,前景预期难以确定,长期风险逐渐增多。
 
 
 
                                       
 
 
 
您是第 4254079  位访问本站的用户    
版权所有:浙江省国际金融学会 © 2012 浙ICP备12006373号    设计制作:乐邦科技

浙公网安备 33010602001557号